彼得‧李森:神的审判可能比想像中有效

彼得‧李森:神的审判可能比想像中有效

  追求司法公平正义的过程充满不确定性,很多时候被告有没有犯罪并不容易判断,他可能是被牵连的受害者,或者只是被过度偏执的检察官认定有罪。由于不确定事实真相,人的审判往往只能「推测」被告有无犯案,但推测很可能与事实相反。

  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,唯一能确定被告有罪或无罪的只有被告本人与全知的上帝,期待被告自首通常也是徒劳无功,毕竟很少罪犯愿意主动认罪。但如果请求上帝告诉我们真相呢?这幺做行得通吗?如果真的有效呢?

  超过400年的时间(从九世纪到十三世纪初期),中世纪的欧洲人就採取了「神裁法」(Trial by ordeal)进行审判。面对难以破案、缺乏直接证据的刑事案件,法律制度请求上帝判决被告是否有罪,而审判方式是对被告进行折磨考验。

彼得‧李森:神的审判可能比想像中有效

  折磨考验的形式有很多种,例如将被告丢进圣水池,或是让被告赤脚走在炙热的金属製品上,而最常见的形式为沸水与热铁考验:前者让被告把手伸进一大锅沸腾的热水,从水中捞出一枚戒指;后者让被告拿着一块热铁块走几步路。几天后再次检查被告的手:如果手被烫伤即为有罪,反之则无罪。

  「神的审判」通常在教堂以特殊的礼拜仪式进行,全程由牧师执行与宣判。审判过程中,牧师先祷告请求上帝透过考验告诉法庭被告是否有罪,如果有罪就用沸水或热铁块烫伤他,如果无罪就施行神蹟不让被告的手被烫伤。「神的审判」反映出中世纪欧洲普遍的宗教观,儘管这种审判方式看似非常不理性,但其实它比一般人想像的更有效。

  怎幺说呢?假设你是一个被邻居指控偷窃的中世纪欧洲人,法庭认为你嫌疑很大,但因为没有证据无法确定,所以命令你接受沸水考验。你就像其他中世纪欧洲人一样笃信上帝,相信牧师在祷告请求上帝后,肯定会出现公正不阿的判决。

  在经历这些考验后,如果上帝判你有罪,你还得缴一大笔罚款。如果上帝判你无罪,那就完全免除刑责,也不用缴任何罚款。或者,你也可以自首承认偷窃避免经历痛苦的考验,这时就只需要缴罚款,而且还会因为自首使罚金减少一点。

彼得‧李森:神的审判可能比想像中有效

  如果是你会怎幺选择?

  如果你真的有罪:你知道自己偷了邻居的东西,而上帝也知道。这时你就会思考,如果接受考验上帝肯定会用沸水烫伤你。因此,除了事后要付大笔罚款,手还要被热水烫伤。相反地,如果自首不但能减少罚款金额,而且手还不会被烫伤。所以如果你真的有罪,自首会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  如果你是无辜的:你知道自己没有偷邻居的东西,而上帝也知道。这时你相信接受考验,上帝肯定会施展神蹟不让热水烫伤你。这样不但不用缴罚款,手也不会受伤,而且也比自首认罪还好,不用为没犯下的罪多付罚款。所以,如果你真的清白,更可能选择面对这些可怕的考验。

  中世纪欧洲人对神的旨意坚信不移,因此可怕的考验使有罪的人更容易选择自首认罪,无罪的人则坦然接受考验,法庭则透过这些选择从旁观察事实真相。

彼得‧李森:神的审判可能比想像中有效

  但还有一个问题:虽然只有无辜的人才会选择接受折磨考验,法庭也知道被告无罪,但如果他把手伸进沸水结果被烫伤了,这样岂不变成神判决他有罪吗?因此,为了伸张正义,法院要做的不仅是观察被告是否有罪,还需要运用一些技巧让结果相符。执法者该如何让沸水不烫伤无辜的被告呢?很简单,水不要真的煮沸就好了。

  中世纪欧洲牧师们所遵循的「审判指导手册」,让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动手脚:锅子和水都是由牧师私下準备,他们可以把水煮得不那幺烫;牧师在沸水锅上进行「洒圣水」的动作,也能让水的温度降低;礼拜进行到某些时刻,锅子也可以偷偷从火上移开,直到牧师祷告完,被告才会开始进行考验,这时水的温度已经没有那幺烫。负责监督的人员被安置在距离「审判舞台」较远的位置,牧师便能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做出这些小动作。此外,还有一个最终保险措施,因为宣布判决结果的也是牧师,被告究竟有没有被烫伤也不得而知。

  这样一来,让判决结果出现「奇蹟」可说是万无一失。例如,十三世纪初期,匈牙利瓦劳德的208名被告接受热铁考验。令人讶异的是,将近三分之二的被告并没有被这些热铁烫伤,最后被判无罪。主持考验的牧师肯定知道怎幺加热铁块,因此出现「奇蹟」的结果只剩下两种解释:上帝真的介入审判,证明了被告的清白;不然就是牧师动了手脚,被告拿的热铁其实没有那幺烫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